我在脱衣舞男俱乐部,姑娘们正成群结伴地涌进来 ;男性脱衣舞俱乐部到底有什么在吸引我呢?

编辑:马佳佳
2022-03-11来源于:
分享:
“坐好了,把腿伸开,好好感受。”脱衣舞男Roddy脱了衬衫,把我的手放在他涂了油的大腿上,然后向我耳语,接着他给我跳了钢管舞,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脱衣舞男表演。 没错,我正在曼哈顿的Hunk-O-Mania脱衣舞俱乐部,和其他往往隐身于第十大道下层社会,由女脱衣舞者组成的俱乐部不同,Hunk-O-Mania处于纽约曼哈顿的中心——时代广场,距离百老汇只有投石之远。在我去看表演的路上,我甚至还和一名跟米老鼠合影的小男孩擦肩而过。为了观看晚上九点的演出,七点三十分,我就准时到达了现场。我走过俱乐部的主厅,登上陡峭

“坐好了,把腿伸开,好好感受。”


脱衣舞男Roddy脱了衬衫,把我的手放在他涂了油的大腿上,然后向我耳语,接着他给我跳了钢管舞,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脱衣舞男表演。



没错,我正在曼哈顿的Hunk-O-Mania脱衣舞俱乐部,和其他往往隐身于第十大道下层社会,由女脱衣舞者组成的俱乐部不同,Hunk-O-Mania处于纽约曼哈顿的中心——时代广场,距离百老汇只有投石之远。在我去看表演的路上,我甚至还和一名跟米老鼠合影的小男孩擦肩而过。


为了观看晚上九点的演出,七点三十分,我就准时到达了现场。我走过俱乐部的主厅,登上陡峭的台阶,进入了一个较小的房间。舞台前排列着两百把椅子,让我想起了大学时的会议大厅。舞台上有四把别名“电椅”的椅子,这是只有熟客花上一百美元才能弄得到的席位。



在房间里,一位身材健美的古铜色舞男向我走过来做自我介绍。他显得温文尔雅,显然他常常需要跟女顾客搭讪。他告诉我他做舞者多年了,在来到纽约之前,他曾在美国东部城市奥兰多跳舞。一边这么说着,他一边从他的短裤里扯出一条弹性绷带扣在自己的胸肌上。我问他,和以前的工作相比,这份工作有什么不同?“我觉得这份活儿更吸引姑娘们,也比在奥兰多色情多了。”他回答。


他没开玩笑。在Robby埋头苦干的时候,我扫视了一圈房间,我周围的女人都忙着往脱衣舞者的牛仔裤里塞二十美元的观看费,如果你刚好手头没现金,舞者还会从平角裤里“变”出机器让你刷信用卡。


带我来玩的朋友把我抛到一边,一名穿着蓝色性感短裤的壮汉正在她面前扭动,而她如痴如醉地看着他。舞台上,一名舞者正把“未婚冠冕”别到一位靠墙站着的姑娘头上,然后贴着她来回磨蹭,她的朋友们往他身上扔一元钞票,整个房间充满了欢乐的尖叫声。

 


但我在左右环顾时,我产生了巨大的疑问:这真的性感吗?这里有着健美得难以置信的半裸男性,对我青睐有加,甚至会突然把我翻过来打屁股,我的两个女性朋友对着我一阵狂拍照和视频(抱歉了,妈妈)。


这当然“看起来”很火辣,但我真不知道我有没有得到性方面的刺激。


所以男性脱衣舞俱乐部到底有什么在吸引我呢?这里是倡导性解放还是装模作样的胡闹?如果Robby是在和我单独相处,并且在我面前来段钢管舞,我可能会笑喷,我感觉自己用情趣玩具,还有看女性视角的成人片更能感到性自由。


在我发呆的时候,Robby离开我到了另一个姑娘那里,她像维纳斯看着她爱慕的美少年那样仰视着他,而Robby也从那姑娘手里得到了20美金,这时我才发现,我可能真是这里的一个异类。


多亏了2012年的电影《魔力麦克》和它2015年的第二部,目前,男性脱衣舞俱乐部在美国前所未有地蓬勃起来。



Hunk-O-Mania只是经营点之一,它其实在全国的19个城市里都有演出。这些家伙赚大了,Robby告诉我,每个演出的晚上,他都能赚到五百美元以上的小费。男性脱衣舞文化从未如此受到欢迎,经营俱乐部的人完全明白如何投女人所好。


第一波男性脱衣舞俱乐部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涌现,这也是妇女解放运动还是渗透到个体,女人们开始萌发自主性意识的时刻。“意识觉醒”研讨班让女人们回家拿镜子第一次去看自己的阴道;由女权主义活动家开办的性用品商店Eve‘s Garden开张;Erica Jong创作的Fear of Flying一书率先提出了“蜉蝣式性交”【译者注:zipless fuck,直译为短暂而猛烈的性交,即一夜情、日抛、月抛性爱】。这时,人们对女性的性体验还知之甚少,所以女人们经常会拿直男的性趣模式往自己身上生搬硬套。就这样,男性脱衣舞俱乐部雨后春笋般出现在美国的土地上。


早期男性脱衣舞俱乐部完全照搬原来的女性舞者俱乐部,据1982年Urban Life对男性脱衣舞俱乐部进行的调查显示,在这里,女人们要负责先出手调戏男舞者们,但这篇报道的作者质疑女性是否喜欢掌握主导权。报道提到,从经济的角度来看,这些俱乐部在性别平等方面确实做到了成功,在这里女人们向男舞者付款的方式和原来男人们做的一样。但女性并不扮演攻的角色,研究表明女性不一定希望在异性恋关系中成为拍板的那个人,2014年发表在Violence Against Women期刊上的研究发现 “除了性行为发生变化外……大多数(女性)表示她们依然希望男性在约会初期掌握主导权。” 即便是去男脱衣舞俱乐部这件事已经很不传统了,这种根深蒂固的东西也很难被动摇。


后来,随着人们对女性的性需求深入了解,那些照搬女性脱衣舞俱乐部的男脱衣舞俱乐部渐渐销声匿迹,但男性的观点也在发生变化。“男性和女性在这种娱乐上完全不同”,MagicMen Live的创始人兼主持人Myles Hass说,“男性是视觉动物,但女人们兼需感情与视觉,这也是我们乐意为之努力的。” 在Magic Men Live的表演中包含着完成度很高的故事脉络,每个舞者都有自己的角色和故事线。Hass说,像这样,才能得到女性顾客的回应。



其他的调查也支持了这个观点:据2008年在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上发表的研究显示,“女性能对那些让她们进入某种情境的刺激反应更积极,而男性更喜欢物化表演者产生的刺激。”另外,如果性刺激能和故事背景挂钩,女性们会回应得更积极,因此编写故事脉络的方式大有可为。


一位来自拉斯维加斯Thunder From Down Under的舞者AlexBiffin也证实了这种观点。“我们的表演充满了经过设计的舞蹈动作,而且非常具有互动性”,他说,“我们走进人群,这里具有性感的元素,同时也不耽误女性和朋友们一起欢笑。” 这里有另外一个重点:不是每个女人都为了性才去看演出的,很多都是找乐子和猎奇。是啊,这也是我的主要目的,我的新朋友拍到一张照片,那是我正大笑着甩头,跳着半吊子的钢管舞。


虽然Hunk-O-Mania不像Thunder From Down Under那样有那么多设计舞步,它们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男性主动前来与女性观众们进行互动。



角落里有个女人和一个身材良好的家伙调情,她的衣着很清凉,和她的男伴好像老朋友一样聊着天,每次她去往吧台的时候,他都跟着她。Hunk的一位发起者Dino Campagna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位常客,“她一周来这里四天,在一个钢管舞者身上花600美元”。Campagna也是纽约绅士俱乐部Sapphire的创始人,显然这样的女人不是少数。

 

“如果你已经结婚了18年,一遍遍看着同样的丁丁,你可能会想来这儿看点新鲜货。”

 

对这样的常客,当然也有公平的优惠政策。一家帮助女性规划拉斯维加斯之夜的网站创始人Bri Steck表示,是亲密感让女性成为回头客。“我们的常客之一是位年长女性,她每周二都到这儿来”,Steck说,“我们还有其他的常客,她们在圣诞节会给工作人员带礼品和饼干。”


“大多数客人用我们的网站是为了过生日、开单身派对或者闺蜜之夜”,Steck说。的确,在Hunk的那晚发现,去玩的姑娘大多都是成群结队去的,都是为了庆祝点什么的目的。


这也可能是为什么男性脱衣舞俱乐部在拉斯维加斯以外的地方没有女性脱衣舞的流行。大多数时常泡吧的女人看上去总是成帮结伙地把脱衣舞当百老汇演出或者音乐会来看,而男性是把脱衣舞俱乐部当成工作之余喘口气的地方。


但别小瞧了这些反馈,Campagna说在生意火爆的时候,这里可能会聚集500多名热情呼喊的女顾客,“在表演结束时,女性们也可以放飞自我,压抑这种感情是不健康的。”



在我终于跌跌撞撞地从灯光闪耀的Hunk-O-Mania走出来时,我满手都是男人胸肌上的油。我觉得晕头转向,还很奇怪地感到热血沸腾。我很喜欢在这间俱乐部里,性看起来是挺平等的,不同年龄不同种族的女人往不同类型的舞男裤子里塞钱,毫不害臊地在这个过程中体味她们的性兴奋,是啊,why not ?谁说了女人不能合法地购买欲望和快乐?


回家的路上,想到这里,我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给闺蜜们群发短信:“有谁下周想去看钢管舞吗?”



相关阅读
今日热点
独家策划
大家都在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