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女生,触碰sm性,对sm性造成感情恩怨该怎么应对?一个19岁女孩的SM初体验:别轻易进圈,你可能被主人性侵

编辑:马佳佳
2022-03-11来源于:
分享:
十九岁,触碰sm性有大半年了,第二个约调的s是一个34岁的物理博士研究生大爷,本来准备退圈的我碰到大爷之后,以便跟他造成一种感情连接一拖再拖沒有退圈,我们在一起一个月多,除开一切正常调试我们的关系更像恋人,会一起吃饭逛街购物看电视剧乃至一切正常性生活,一开始自身是有道德底线的,言而有信的告知任何人不跟圈里人处对象,可是如今仿佛很喜欢大叔,十分在乎自身在他心里的影响力,都会去暗示着他问一些傻乎乎难题,我询问他,自身和他以前调试过的m有哪些不一样的地区,相对而言,更喜欢哪一个m,他回应也没有最爱的,每一个人都

十九岁,触碰sm性有大半年了,第二个约调的s是一个34岁的物理博士研究生大爷,本来准备退圈的我碰到大爷之后,以便跟他造成一种感情连接一拖再拖沒有退圈,我们在一起一个月多,除开一切正常调试我们的关系更像恋人,会一起吃饭逛街购物看电视剧乃至一切正常性生活,


一开始自身是有道德底线的,言而有信的告知任何人不跟圈里人处对象,可是如今仿佛很喜欢大叔,十分在乎自身在他心里的影响力,都会去暗示着他问一些傻乎乎难题,我询问他,自身和他以前调试过的m有哪些不一样的地区,相对而言,更喜欢哪一个m,他回应也没有最爱的,


每一个人都很非常沒有对比性,我询问他,万一有一天我离不了他了该怎么办,他回应我都沒有到那一步,那时候他在驾车,我还在周围赶快把车窗玻璃开启,把眼泪烘干,一开始入圈仅仅对绳艺很感兴趣,我并并不是很喜欢被皮鞭鞭打乃至被滴蜡或是去外露,可是在大爷这儿,我不愿意回绝,现在我很分歧很痛楚,害怕离去他更担心他仅仅将我作为一个奴,一个用于获得快乐激情刺激性的玩具


是他给你的快乐过多,因此你对他有一定的依赖了,人全是那样的,

  很重要一个难题是他结了婚沒有

  离去吧!


  读过楼主得自诉,楼主是一个对sm有清楚了解的m,从以前的立誓能够 看得出,彻底掌握sm之中的标准!仅仅想不到自己动了真情感,拥有非常大非常大的努力!担忧或是担心自身的努力无法得到答复!实际上从sm中m的特性而言它是一厢情愿的也是自私自利的!了解一段sm关联之中全是有情感的!仅仅必须分别的情感操纵,了解哪些该想干什么不应该想,楼主的作法是很危险的!本人提议!


  正视自己就好了,谁也不是异类,仅仅每一个人理想化的全球不一样

  多留意他的小表情!和姿势,应当能发觉他是否动心了


  跟随自身的觉得走,遵循自身的心里,一切说白了的圈,假如变成牵绊了,也就该被提升了。


大家好,我是田静。

  前几天我们的读者秋萍说她被陌生男子性骚扰,但还不能告诉别人。

  因为她之前玩过SM,对方正利用这个把柄在威胁自己。

  那什么是SM呢?它全称是BDSM,简单的来说是在性方面,与施虐、受虐相关的意识与行为,中国译为虐恋。

  常见的虐恋活动可能涉及捆绑、鞭打或其他调教形式,通过给别人带来痛苦和接受痛苦获取身体和精神上的满足。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SM被主流社会污名化,所以这是一个不太能拿出来说的事情。

  而秋萍的性骚扰者就抓住了这一把柄,声称自己知道她的学校和专业,也看过她照片,不同意和自己玩,就曝光她,把她的照片放到贴吧里。

  她反复强调现在自己不玩了,而且也有了固定的关系,并删除了这个陌生男子。但陌生男子依然用各种小号疯狂加她并继续威胁。


  面对这次威胁,秋萍回忆了自己在SM社群被很多人性骚扰以及被自己的主人性侵的经历。


  她想告诉每个想尝试SM的女孩:BDSM社群很乱,它比较适合自己有判断的人,否则很容易受到像她一样的伤害。



  #19岁,我开始了虐恋的幻想#

  我今年十九岁,是一个大一的学生,也是一个有受虐倾向的女孩。

  最初意识到自己的受虐倾向,我是从一部古早剧中发现的。


  当时,我还在上小学,无意中看到《还珠格格》的一幕,由于皇上被皇后挑唆,小燕子便被鞭笞作为惩罚。


  但看到皇上冷酷的表情、皇后的得意洋洋、紫薇的卑微求情以及小燕子无助的哭喊,还有那板子在不断拍打下发出干脆响声,都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 电视剧《还珠格格》中小燕子无助的哭喊


  直至鞭笞结束,皇上开始心疼地问候,小燕子表示自己的委屈,我的感觉则变得更强烈, 甚至产生了代入与向往的感觉。

  我开始情不自禁地幻想,假装自己就是小燕子,随后可以趴着被打,打完再被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以温柔的形式对待与安抚。

  自那开始,我就常常有类似的幻想,并期待有一天可以实现的可能性。


  后来再长大一些,我开始使用电脑,也开始从社交平台上搜索与此相关的信息。

  刚开始,我找到的很多都是几分钟的影视片段,或者是一些虚构的小说作品。


  里面展示的内容虽然不是很多,可对我而言,也能望梅止渴了。


  甚至,偶尔趁家长不在的时候,我也会偷偷在自己的房间,开始自虐,获取这种微妙的愉悦感。

  直至看到了《五十度灰》等一系列作品,我也慢慢明确自己有Spank(打屁股)的倾向。


  △ 电影《五十度灰》中女生被打的情趣过程

  也了解到其他同样有受虐倾向的个体,以及由这些形形色色的个体组成的庞大、隐秘的虐恋(BDSM)社群。


  #大量的性骚扰,

  让我对虐恋实践望而却步#

  高考失利之后,由于进不到理想的大学,我一直都处于失落的状态。

  尤其对比其他旧同学的发展方向后,我的自卑感则变得愈发强烈。


  在这种沮丧的情绪下生活,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即使我在大学努力学习,但实际上成绩仍然不理想,让我更加无所适从。

  慢慢地,我开始产生了找主人的念头:或许通过实现虐恋实践,比如被打一下,能够让我宣泄长期累积的学习压力,也可以在主人的陪伴与激励下,我的精神状态可以积极起来。


  于是,我加入了一些与虐恋相关的几个聊天群。但让我讶异的是,群里的很多信息,都是发布各种黄色图片,以及进行一些聊骚的对话。

  这让我很不适应,原本对虐恋关系很渴望的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线上“红灯区”。


  因此,我没有发自己的任何信息,打算继续观察与了解社群中的人。

  意外的是,各种虐恋癖好的男生,开始不停地添加我为好友。


  刚开始,我会热情地回应他们,可时间长了,我发现很多人打招呼都有明确的目的,直接会在自我介绍后,就提出开房调教的需求,不再需要更多的了解,这让我觉得非常惶恐。


  甚至,有一个陌生男人通过社交平台,看到了我的学校与专业信息,开始以曝光信息威胁我,强迫我与他进行调教。


  △ 陌生男子和我的聊天记录,各种强迫我和他出去开房

  即使我已经明确拒绝了,他却用其他的QQ号,重新添加我的联系方式,继续对我发骚扰信息。


  △ 陌生男子不断用小号继续对我进行性骚扰

  甚至,他还让我直接开价格,试图用金钱去收买我与其践行虐恋。


  更恶心的还在后面,另一个陌生男人向我发信息,表示是以前认识的朋友,还说我的长相跟以前一样没变化。

  我当时很疑惑,便问他是哪位,他就让我开视频看看。结果开了视频之后,我看到的却是对方的生殖器官,瞬间,我就关了机。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性的生殖器,却是以如此突兀且恶心的方式,吓得让我在那段时间都无法安稳入睡。


  这些大量的性骚扰信息,让我对期待已久的虐恋实践望而却步。最后,我决定删除那些男性,以及有关的聊天群。

  因为,我真的不想再继续忍受无尽的骚扰,也很害怕私人信息被人曝光。


  为此,我准备注销自己的社交平台,彻底告别这些恐怖的陌生人。


  然而,当我心灰意冷时,却意外地找到了一个有发展机会的虐恋同好。当时在聊天的时候,对方主动问我是否成年。

  这个暖心的举动,让我突然有了好感,以为是一个可以与之倾诉的姐姐,后来添加好友后才发现是男生。


  随后,我们也分享了彼此对虐恋关系的看法,竟然出乎意料的契合,便约了后续的线下见面。


  #违背我意愿的主人,

  令我苦不堪言#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约在了我的学校。由于我当天要上课,他便决定开车来见我。

  我们在车上聊了一会,彼此的印象都非常好。


  之后,我们确认了彼此的主奴关系,也提前讲好了无性调教的方式。


  很快,我们开始了第一次的虐恋实践。那天,他用皮带、数据线等工具打我,也狠狠地向我甩了巴掌。

  这也是我第一次被打,虽然很痛,但心情在紧张外则充满了兴奋与舒适感。


  那晚,心满意足的我睡得非常安稳。第二天,我被他开车送回了学校。

  结束了愉快的调教实践,也意味着他正式以主人的身份,进入了我的生活。他开始给我制定学习计划,每天安排不同的任务。


  如果我做不到,就要通过自虐的方式接受惩罚——这种被控制的感觉,强烈得让我忘掉了自我,可以全身心地投入看书、听课的过程,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的命令。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超乎我的控制。第二次调教结束后,他开始向我提出发生性行为的要求。

  当下,我严肃地拒绝了两次。但他并没有听,反而开始不停地夸赞我的外貌与身体,表示我真的很吸引他,所以他希望有亲密地接触。

  最后,我放弃了激烈地反抗,还是选择了顺从,事实上,我也明白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


  即使是反抗,我的体型与力量也无法占优势,唯有服从才能避免更严重的伤害。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是,他那晚戴了安全套。

  后来,他会来学校看我,陪我吃食堂,给我买各种各样的礼物。

  我也沉迷在他的管控与规训中,觉得自己找对了主人。


  不过,他在关系确认时就承诺不强迫我发生性行为,我也原以为他上次的失言只是一次意外。

  但他却向我提出了继续不戴套的要求,表示自己可以控制好体外射精,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影响。


  这让我非常恐惧,可我也不知道如何拒绝与反抗。后来,当他又一次在调教过程中,强行体外射精后,导致我的月经推迟了一周多。

  在那几天中,我去了几次药店买验孕棒,连上课也无法集中精神。

    △ 左侧是主人刚开始跟我聊天时的承诺,右侧是明确答应过要戴套的留言,但全都是言而无信

  但后续与他的沟通,我却得不到理解,只听到了几句敷衍的回应,让我不要杞人忧天。


  庆幸的是,我的月经还是来了。可他冷漠的态度,确实让我非常心痛,一点也感受不到主人应该有的关心。

  于是,我决定删除他的联系方式,准备就此结束恼人的纠缠。


  他发现之后,便主动向我道歉;我心软了,还是选择了原谅。


  直到噩梦再一次降临,我才真正意识到他的虚伪。在车中,我亲眼看着他戴了套,却在随后趁我没发觉的情况下摘了,然后让我选择吃药。

  我突然明白自己只是他的“性爱工具”,用完即弃。他作为我的主人,只是希望我服从,却并不在乎我。


  因此,我终于幡然醒悟,决定必须离开这个男人。


  #探索欲望并不可耻,

  但需谨慎前行#

  分开之后,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消化这件事。于是,我主动向身边两位亲近的朋友坦白,希望他们能提供一些建议给我。

  其中一个男生朋友,在陪伴我走出来的过程中,也慢慢与我产生了更多的情感联结,之后成为了我的现男友。


  现在,每次想起这段经历,我都会从两方面去看待。一方面,那个陌生男人带给我的虐恋体验,以及性体验,其实并不差。


  毕竟我知道很多女生的性体验可能都不好,比如被性伴侣挑剔,又或者是对方明明不行却怪女生没有魅力,让女生对性这件事产生羞耻感。

  可另一方面,这确实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主人。在虐恋体验中,他不仅违背我的意愿,甚至还偷偷摘下避孕套,让我的身体去承担怀孕的风险。

  即使我是一个受虐倾向的女孩,但我也是一个有自主意识的女性,不应该被如此恶劣的对待。


  当然,我承认自己在虐恋初体验中,由于自己的不解,以及没有明确需求,所以无法及时抽离。

  但人总会吃一堑、长一智,最后我还是看清楚了对方的面目,没有越陷越深,止损仍为时不晚。


  庆幸的是,我现在的男友也对虐恋体验感兴趣,所以以后我也不会再找主人了,准备与他一起尝试。


  而且比起以前认识的男生,现男友非常尊重我的想法,也会支持与鼓励我。

  对于我而言,虐恋是一种得到快乐的方式:被鞭打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被约束令我觉得自己是被爱的。


  我可以在虐恋尝试中卸下所有的伪装,把我最脆弱、无助的一面展示给主人看,再从中被对方以更有力量的方式支撑,让我可以变得更好。


  最后,分享完我的经历,我也想给其他同样期待虐恋体验、探索自己欲望的女孩分享一些个人看法与建议:

  1.由于虐恋社群没有门槛,所以社交平台的人也是鱼龙混杂。如果你们希望尝试虐恋行为或者发展一段虐恋关系,请尽量明确自己的需要,保护个人隐私,有足够多的接触时间。


  2. 虐恋是一种癖好(可以无性),每个人都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癖好,但不要妨碍别人的利益(确保双方没有在固定关系内,确定双方没有任何性传染疾病等)


  3.虐恋中存在的施虐倾向、受虐倾向,并不代表我可以被别人任意羞辱,被性骚扰、被性侵,所以都应该基于我有权、并且我愿意这样做。

  4.即使在约调(约调教)的过程中,你也可通过SSC原则(安全、理性、知情同意)、RACK原则(风险意识),与对方详细地沟通再践行。如有不适,也可以讲出安全词来制止对方接下来的行为。


  5.如果在寻找约调伙伴、虐恋同好的过程中,你受到了语音、图片等形式的骚扰与威胁,或者在实际约调过程中被对方性侵,请一定收集好完整的证据,并及时向警方、律师求助。


  田静后记:

  中国性学专家李银河说过:来自不同人群的各种统计资料显示,在性行为时尝试虐恋方式的有5%-30%的比例,而产生虐恋想法的有10%-49%,所以它不见得是非常少数人的心理。


  △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SM-rechter》中喜欢被虐的妻子


  所以无论今天的我们,是施虐者或是受虐者的姿态,都不应该承受荡妇羞辱的污名。


  作为女性,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并不可耻,我们有权追求自己的需要,也能自由地拥抱自己的欲望。


  但在尝试之前,我们也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知道其中的安全边界。


相关阅读
今日热点
独家策划
大家都在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