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香港女生刁思正(Janus Tiu)的个人网站叫“刁房”——阿刁的睡房。参观X爱俱乐部、创办性教育平台,95后乖女孩变“不乖”

编辑:马佳佳
2022-03-11来源于:
分享:
“女人要想写小说,必须有钱,再加一间自己的房间。”这是英国作家维尔尼亚·伍尔芙 Virginia Woolf在她的《自己的房间》中谈到的。95后香港女生刁思正(Janus Tiu)的个人网站叫“刁房”——阿刁的睡房,她说,现在的香港,女性“似乎”可以自由外出、畅所欲言,表面上拥有自主权,但在两性议题方面,依然受制于主流社会的思想。她主张女性应该要有完全的自主权,房内、房外都要自主。 OpenRoom活动中的阿刁 从被教育“有婚前性行为会遗憾终生”,认为sex=不乖、谈性=开放,到创办公益的性资讯平台Ope

“女人要想写小说,必须有钱,再加一间自己的房间。”

 

这是英国作家维尔尼亚·伍尔芙 Virginia Woolf在她的《自己的房间》中谈到的。

 

95后香港女生刁思正(Janus Tiu)的个人网站叫“刁房”——阿刁的睡房,她说,现在的香港,女性“似乎”可以自由外出、畅所欲言,表面上拥有自主权,但在两性议题方面,依然受制于主流社会的思想。她主张女性应该要有完全的自主权,房内、房外都要自主。

 

OpenRoom活动中的阿刁

 

从被教育“有婚前性行为会遗憾终生”,认为sex=不乖、谈性=开放,到创办公益的性资讯平台Openroom、以媒体的方式推广性教育,再登上TEDx公开讲“性教育是应该远超越生理上的性”、走入多伦多性爱俱乐部,阿刁从乖女孩变得“不乖”,她顶着骂名站出来在“不想谈性”的香港推广性教育,反过来“教育”母亲“有过不同性关系的女人也珍贵”。

 

当听到闺蜜说“男女性交好比插头与插座:男的Yin茎是插头,女的Yin道是插座,所以是应该男的Yin茎主动插进Yin道里,因为你不会将插座反插插头”时,阿刁反问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将插座反插头?还是这个比喻根本就大错特错?为什么大家都习惯以固有的概念去处理性事?”

 

TEDx上的阿刁

 

 01 

- 第一次重要,

但之后的千万次更重要 -

 

阿刁从小在香港长大。但她说,在她生命中的前20年里,她从未上过任何正式的性教育课,“只会在生物、常识科,或者是通识科目中授教。”同时,阿刁的妈妈秉持着保守的性教育观,她对阿刁说“婚前不可以发生性行为,要不然就没人要了。”

 

在成长的过程中,阿刁慢慢地形成了一种“做*爱 = 不乖,一定要在婚后才可以发生性行为;谈性 = 开放,是不应该的”的性观念。这样的观念让她第一次面对性邀请时,丝毫没有犹豫地拒绝了初恋男友。

 

高中时第一次谈恋爱的阿刁,一直羞于和男朋友讨论过性事。直到16岁那一年的白色情人节的当晚,面对热情亲吻后、想要求更加的男友时,阿刁完全吓呆、不知如何是好。“我完全不想跟他发生关系,但我却不知道怎开口。我也担心到避孕问题,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怎样用避孕套。”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对“性”一无所知。

 

 

阿刁的睡房

 

拒绝初恋男友后的阿刁感到很尴尬,不过刚巧男友的妈妈回家了,阿刁“落荒而逃”。当时她心里想的是“不然呢?我要就后悔一世了。”

 

第二天,初恋男友提出了分手。这次不愉快的经历让她一直对性感到害怕。“其实在那次经历后我是很伤心的。之后一直对性事都避而不谈,觉得性事很呕心,也很不安,更直接影响到之后的男女关系。”

 

直到校外团体来教性教育,她才知道:情侣之间要试着订立规矩,不愿意发生性关系就要说不,拍拖也不是一定要上床。恍然大悟的阿刁分析自己对性的恐惧,根源于她对“性”的不了解。

 

 02 

- 走入多伦多性爱俱乐部 -

 

当朋友说“喜欢研究世界各地的性文化,这地方非去不可”,上个月,阿刁决定和自己的一位女生朋友前去这家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性爱俱乐部Oasis Aqualounge “朝圣”。

 

这一次,阿刁事先了解到,Oasis是由一群支持性的女性和情侣创立、合法的私人成人会所,顾客可在其中进行有共识的性行为,其中有近一半的人只和固定伴侣有性关系。“他们很多数都是中年人士,有的是表示因为在家中有孩子、所以不便做*爱,又或是想换换场地、寻求刺激。”

 

带好电子手带后,工作人员向两位女生说明在会所里会遇到的情况:可能一入场就会看到有人在sex、做绳缚等,同时会所接受任何性别和任何倾向的人。

 

在阿刁和朋友说明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完全没问题后被准入。

 

阿刁在会所门口留念

 

刚进入主场馆的阿刁就看到一对在酒吧吧台前相互爱抚的中年情侣,“这可能是是我第一次看真人男女在我面前赤裸裸地爱抚,我有点惊讶,但同时还是叫自己保持镇定。我对自己说,‘这只是旅途的开始而已’。我也很兴奋和期待之后的事。”

 

在了解会所的“医院式清洁”和对安全性行为的倡导后,阿刁不禁感慨这里的确是个对性毫不忌讳的地方。“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可以很自由的讨论性,不会怕对方会对我有什么偏见。这里有人说性,有人像我一样初次探索成人会所,有人在公然做*爱,视性为快乐,尽管大家的步伐、开放程度不一样,大家都能很舒服地聚在同一所会所里。”

 

多伦多的同志游行中的阿刁

 

“我很喜欢导赏员多次强调‘共识’这个词。无论是观看别人做*爱、发生性行为、参与别人的性行为、邀请他人玩都要得到当时人的同意和要事先说好要求、个人的限制。”

 

在这之前,大学的阿刁主修教育学,当她系统地学习了“性教育”后,她开始了解性的多元,也是第一次意识到“性不神秘、也不可怕”。阿刁说,“当时修完这门课之后,对我的影响也挺大的,我花了很多时间做资料收集,发现香港没有必修、有系统的性教育”。这时,一个“疯狂的想法”萌芽了。

 

OpenRoom

 

 

 03 

- 安全套可以杀死细菌吗?-

 

 

这个“疯狂的想法”就是创办OpenRoom(开放房间)。OpenRoom在粤语中有 "开房" (去酒店做*爱)的意思。阿刁说,之所以名为OpenRoom,是因为想建立一个开放空间,让读者可以讨论性事,同时一语双关、想大家思想“开放”。

 

做过网媒的专栏作者、也有编辑刊物经验的阿刁,看到了“性”信息流通的不平等和不对称,也注意到了生理之外的性。她希望能够借着采访、发掘香港的性议题,分享世界各地的性事和性相关的研究,让大众更加了解到性议题。

 

于是她找到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既有记者,也有社工,还有从事支援性少众组织的成员,也不乏对性事有兴趣的大学生还有设计师、网站设计员等。18个人的团队创建了非盈利的性咨询平台——OpenRoom,阿刁任总编辑。

 

“也许我们说的话题比较主流、大众化一点,所以不少网民、长辈,甚至师长都觉得我们在做好事。”阿刁开心地分享一条网友的点赞——“香港人外表好open,其实对性都几保守,我好钟意你地带出d性议题!我平时对呢方面好多意见,但都只敢间唔中同男朋友倾。继续加油呀!”

 

OpenRoom 

 

安全套可以杀死细菌吗?这是OpenRoom平台中收到的一个问题。

 

“我们常收到很多我们认为是‘常识’的问题。说实话,我们收的问题都是比较基础的,我们也很惊讶,为什么会有人问这些问题?有人问:‘安全套可以杀死细菌吗?’也有男生问:‘喜欢男人是不是罪?’我们以为很简单的,是常识的,原来真的有很多人不知道。”阿刁在与读者交流的过程中,发现了基础性知识普及的必要性。

 

有人批评OpenRomm太保守、内容都是基本知识,不够激进、也不够前卫。“但其实我觉得,性教育、性资讯的平台可以有各式各样的、百花争鸣。没有什么取向是完全对的,其实基础和比较深入的话题我们都会说到,但主要的都是做基础的为主。”

 

被网民攻击是在筹备过程意料之外的,网友们一方面攻击OpenRoom不够开放,还有一批人攻击OpenRoom太过开放。

 

这些攻击既针对平台也针对个人,针对个人中主要是针对Janus。有网民会用“公厕”、“臭鸡”这些污名来羞辱这个95年的小女生,甚至有些人在Instagram、Facebook等社交平台上会私信她,问她价钱——“1Q多少钱“(上一次床要多少钱)。

 

Far Beyond Sex

 

Youtube上的《Far Beyond Sex》视频材料

 

她说现在自己已经习惯了。“因为我是第一个走出来的。基本上你在网络谈性,在香港的情况,一定会有人攻击。但未必每位成员都可以承受到网上舆论。”阿刁还受邀登上了TEDx上进行过名为“Far Beyond Sex”(不止于性)的演讲,她说,性教育是应该远超越生理上的性。

 

现在,OpenRoom已经创建一周年了,阿刁相信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多人谈及性事,情况一定会好转。

 

相关阅读
今日热点
独家策划
大家都在搜